〈 返回

一年“HIV抗体阳性”的恶梦结束

2012/3/23 13:01:05  
HIV抗体呈阳性。”一年来,狱警朱宽富时常做这样的噩梦,惊醒后一身冷汗。朱宽富是四川省某监狱民警,管理着一群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服刑人员。去年3月在制止一起违纪事件时,服刑人员的血和他的血流在了一起。是否感染了艾滋病,要经过一年的治疗观察……

  艾滋病人突然扑向他

  去年3月13日,监区召开刑事奖励大会,对在过去一个考核期内改造优异的服刑人员给予奖励。但经过点名后,发现有4人未到。朱宽富眉头一紧,立即带着两名民警进监室查看。

  “我不舒服,别动我哈。”监室内,服刑人员陈良(化名)躺在床上,称自己在发烧,不能参加集体活动。“发烧了?我来摸摸。”朱宽富坐到床边,伸手探摸陈良的额头。因为平时接触的都是艾滋病服刑人员,朱宽富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医疗常识。

  “摸啥嘛,我就是不舒服!”陈良挡开朱宽富的手,吼了起来。陈良因犯抢劫罪刚入监狱不久,入监体检时,才发现自己在外面感染了艾滋病。

  “不舒服马上送你去医院,不要赖在床上!”朱宽富和同事做好准备,想将陈良控制起来。“哪个敢上来?弄死你们!”陈良突然弹起身来,向身边的朱宽富扑去。

  同事随即上前,协助朱宽富将陈良控制下来。“哪来的血?”朱宽富低头看见自己左手手指上沾染了不少血迹。再一看,陈良的手指上同样沾有一些血迹。

  “他受伤了!”同事察看了陈良的手腕,紧张地说。朱宽富急忙抹开自己手上的血,一道约1公分长的伤口出现在眼前。“我没事,快带他去医院包扎。”朱宽富一脸镇定,挥手向同事示意。

  在服用了干扰药剂后,朱宽富被送到就近的疾控中心检验。“三级职业暴露,你有可能感染艾滋病毒。”医生说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,朱宽富脑中一片空白,“怕啥子来啥子!”

  焦虑一年等待“判决”

  “我感染艾滋病了吗?”当晚,朱宽富彻夜难眠,叹息不断。对即将出来的第一次血液检测结果,朱宽富想早点儿看到又害怕看到。

  首次血检通过 但要观察1年

  一连几日,朱宽富都在焦虑中度过,吃不下睡不着,40岁的精干汉子,一下憔悴了许多。去医院拿检测报告的路上,朱宽富一直紧握着拳头。接下来,将是第一次“大考”。颤抖着接过《HIV抗体初筛表》,朱宽富深吸一口气后鼓足勇气看了下去。看到表上“阴性”的字样后,朱宽富闭着眼睛长出了一口气。“这只是初期检查,你的观察期是一年。”医生告诉他,在随后的一年中,他还需接受4次血液化验。最后一次检验才真正决定命运。

  休息3个月 重返岗位

  3个月的治疗期,服用了大量干扰药剂后,朱宽富出现了药物带来的恶心、反胃等症状。“这些身体上的不舒服简直不算啥子,心理的压力才最最难受。”在放假休息的这3个月,朱宽富无时无刻都在想感染病毒后的事,白天茶饭不思、夜晚噩梦来袭。

  “不能这样下去了!呆在家里自己都要把自己憋死,不如上班换换脑筋。”3个月的治疗期刚刚结束,朱宽富便回到监狱,提出要上班。“到机关上班吧。”出于爱护,领导让朱宽富再休息一段时间或者换个工作岗位。朱宽富婉拒了领导的好意,还是回到原岗位。

  回来后的第一件事,朱宽富把陈良喊了过来。自从抓伤管教民警后,陈良也规矩多了,再没发生过违纪行为。看到朱宽富后,陈良立即道歉。不过,朱宽富却没给他好脸色,对那天陈良严重违纪的行为作了批评。就在陈良以为肯定会遭打击报复时,朱宽富又对他近期的表现给予了表扬,并让他担任了所在监室的“自新员”,改造自身同时也帮助狱友。

  重新工作后,朱宽富的焦虑减轻了。

  今年最后一检 安全了!

  第二次、第三次“大考”,半年后第四次“大考”,朱宽富都幸运的通过了。接下来,就是一年后最终的“判决”。今年3月14日,朱宽富从医院拿到了最后一份检测表。抽出袋中的纸片,朱宽富双手颤抖——HIV抗体呈阴性。没有想象中的激动雀跃,朱宽富只感觉心中悬吊了一年的巨石终于落地了,紧绷了一年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。

  “说不担心不害怕,那是假的。”面对记者,朱宽富说。一年来,他经常不自觉地想起自己的“病”,一想到这里情绪就不免低落。遇到高兴的事情时,有时反而会令他更焦虑,“高兴的时光还有多久?”……

  对话

  “好多人都不敢给家人讲在做什么”

  记者:艾滋病服刑人员管理难在哪里?

  朱宽富:服刑人员得知患有艾滋病后,都有得过且过、自暴自弃的想法。在和艾滋病服刑人员的接触中,民警处于高危环境,特别怕他们控制不住情绪、动作,在你身上抓出伤口。

  记者:但你们不得不天天和他们在一起,咋办?

  朱宽富:和艾滋病服刑人员在一起,民警压力也很大。这个监区有50多位民警,上岗前都接受过艾滋病知识培训,但许多人都不敢告诉家人自己具体在做什么。艾滋病服刑人员不会无缘无故伤人,我们要和他们交心,反过来,他们也会把我们当朋友。

  记者:担不担心艾滋病服刑人员故意攻击?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办?

  朱宽富:肯定会担心。所以在坚持原则的前提下,要和他们做朋友,控制这类事件发生。再有就是做好应急预案,在突发状况下做好个人防护。

  采访结束时,记者从四川省监狱管理局获悉,从警22年的朱宽富因在与艾滋病服刑人员管理中“用心灵沟通,用真情相融,用监规管理”,已候选入围“2010年四川省监狱十大杰出(优秀)卫士”。

返回顶部
电话短信QQ咨询微信